Big Fish

Wednesday, December 01, 2010

台北一周 - 杂七杂八

出关

我们出差申请的是台湾的“商务签证”,之所以打引号是因为这个东西实际上是个类似港澳通行证的由台湾政府签发的叫做“中华民国台湾地区入出境许可证”的本子。因为是台湾政府签发,所以在台湾可以凭借这个东西入关,但是由于这个名字,在兲朝出关的时候是没人鸟的。

(btw1: 在兲朝要出关必须要有一个有效签证才行,即使你要去一个免签或者落地签的国家也一样。当然,这个东西不属于“有效签证”。)

(btw2: 兲朝认可的赴台证件是国台办签发的某个东西,那个东西传说申请一次要折腾三个月才能拿到。)

于是首先,我们不能买直飞台北的机票,必须从第三地(香港)转机。其次,出关的时候得拿点别的东西对付海关。

我用的是即将过期的港澳通行证,实际上等我从台北回来的时候那玩意就已经过期了。。。不过当然出关的时候没过期就没事,于是顺利出关。

某同事不知道兲朝海关的操蛋规定,拿着蓝本就去过关了,还好他碰上的那个边检不太变态,哭笑不得的试图找他要国台办发的那个东西后,他意识到了这个东西出不了关,于是掏出了米国签证。于是有了这样的对话:

“去哪儿?”
“去香港”
“去香港然后呢?”
“去台湾”
“你得说转机去米国”

然后被放了。

另一个同事就比较惨了,在上海出关碰上了个变态边检,看到他的米国签证要求他必须有香港到米国的机票才行,于是他只好跑去买了张香港飞米国的全价票用来出关,然后到台北后再把那张票退掉,损失退票手续费若干。

港龙的飞机餐

我们买的是港龙国泰的北京-香港-台北往返票(港龙和国泰是一家的),其中北京-香港这两程都是港龙的航班。

北京飞香港的时候是上午,提供的是早餐。空姐问的时候都是问“您要炒蛋、炒蛋配牛肉还是中式点心”。我因为头一天睡眠不足脑子不好使,先是把“中式点心”想成了“西式点心”,觉得肯定是面包蛋糕之类的,于是首先排除;然后我把“炒蛋配牛肉”理解成了对“炒蛋”的补充说明,于是就回答空姐说“炒蛋”。于是我拿到了一份炒蛋──里面没有牛肉。看着我邻座的香港大叔开心的吃着港式点心,我只能默默的吃着我的第三选择。。。

香港飞北京的最后一程是晚上,提供的是晚餐。这次在提供晚餐之前先给每人发了一份很牛逼的菜单,上面写着本菜单由香港万丽酒店福满楼餐厅提供,主菜可以在福满楼的话梅烧肉配饭和不知道是不是福满楼的某菜配意面里面二选一,餐后还有哈根达斯。为了保险期间,防止重蹈早餐的覆辙,我选了话梅烧肉,与哈根达斯一起构成了我目前为止吃过最好的飞机餐。

选举

这次在台北待的一周,正好我们走的那天(11月27号)是五都选举投票日,所以这一周里各位候选人都在尽力的拉选票,满大街都是各种竞选广告,广告词也千篇一律,比如一小半都是“抢救”。唯一一个让人有印象的就是捷运淡水线坐到终点淡水站然后再接下来往淡水河口走的累死的路上,想起之前看到一个人的竞选广告上的口号是要把捷运延伸到淡海去,顿时觉得要是我有投票权就投他了。。。

除了街头铺天盖地的广告外,路上还时不时能看到带着大喇叭的宣传车,晚上还时不时能看到搭台子宣传的。比如从基隆九份回来的时候在瑞芳火车站门口就有个哥们正在搭台子准备晚上的宣传活动。当然,连胜文同学也是在这样的活动中中彩的。。。另外去西门町的那天晚上,一个二十多岁的女生拉着一帮朋友在给自己的独立参选做宣传,诉求大概就是台北房价太高年轻人生活压力太大要改善年轻人的生活压力。不过据我们从机场去酒店的出租车司机的介绍,酒店附近的房价也就差不多合不到3万人民币一平米,跟四环差不多,而我们酒店可是在动力火车走了九遍的市中心忠孝东路上啊。所以帝都的人民纷纷表示对生活影响不大。。。



tags: , ,

23:57:28 by fishy - 东游西荡 - 永久链接

4 条评论 - 还没有引用通告 - 得分: 3 [+/-]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RAm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