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Fish

Monday, October 29, 2007

计划与变化

今天本来计划8点起床去看古希腊艺术展,结果由于武王和众人都太伟大,导致我8点虽然确实是醒着的,但是还没睡。。。

钱柜真是个神奇的地方,用学生证买酒居然还打折。。。不过Whisky兑绿茶和Vodka兑橙汁都比较难喝啊,倒是Vodka本身不那么难喝。

北京太可怕了,北温带10月底下暴雨简直超出人类想像力的极限。

更多关于昨晚的细节可以参考duffss的blog。我要说的是,再这样下去我就得请一天年假去看古希腊艺术展了。。。

01:07:04 by fishy - 影音娱乐 - 永久链接

2 条评论 - 还没有引用通告 - 得分: 1 [+/-]

Friday, October 26, 2007

和谐

张震岳同学最近的一张专辑叫“OK”(很好听,推荐)

引进中国的时候改名叫“思念是一种病”了

但是这个不是引进的时候的唯一改变。里面有首歌叫“路口”,有句歌词是:

去你妈的路口

这个歌词太不和谐了,咱们和谐社会不能引进这么不和谐的歌。但是这么好听的歌还是应该让人民群众听到的,于是领导就让张同学把这句歌词改改,改了就让引进了。

于是引进版里面这句歌词是:

去你家的路口

真和谐

00:33:45 by fishy - 影音娱乐 - 永久链接

7 条评论 - 还没有引用通告 - 得分: -1 [+/-]

Saturday, October 20, 2007

地铁

今天本来计划去首都博物馆看古典希腊艺术展,不过起来得晚了点,于是在五道口吃了个午饭准备坐地铁。

到了地铁站,发现排队买票的人真多啊。还好我不用买票。刷卡进去,到了站台,发现乌央乌央的全是人。跟站台的人口密度相比排队买票的那点人算啥啊。等了一会儿来了车,发现跟车里的人口密度比站台上的那点人口密度算啥呀。

于是我没有上车,直接出站回家。

回家路上看到王庄路边有棵断了的树,不知道是不是被风刮断的。北京真是风都啊。

A broken tree

14:37:23 by fishy - 生活琐碎 - 永久链接

1 条评论 - 还没有引用通告 - 得分: 2 [+/-]

Thursday, October 18, 2007

当年

当我还在读中学的时候,所有的狗都对我很友善,可以说是狗见狗爱。

最好的例子是在澳门的时候,比赛结束后去夜游,半夜遇到路上的无主大狗,我直接蹲在它面前,它就停下来友善的看着我,然后我摸了它一把也没任何反抗。

结果昨天,就在昨天,中午去餐馆吃饭,看到包间的沙发上躺了只大狗,于是我过去看着它想打个招呼,结果它一下就坐起来冲我吠。其他几个人去就没事,还让摸,于是我又去,结果它看着我靠近就开始呲牙,我只好赶紧回坐位吃饭。

后来一个店员过来,介绍说这是他们店去年捡的流浪狗,特别乖,从来不冲顾客叫,说到这里的时候他们都鄙视得看着我 -_-

难道是我最近跟福娃待多了,身上猫味太重?555...

btw: 入了台白色PSP,上图。

PSP 2000 (slim & lite) white - front

PSP 2000 (slim & lite) white - back

23:41:29 by fishy - 生活琐碎 - 永久链接

7 条评论 - 还没有引用通告 - 得分: 3 [+/-]

Tuesday, October 16, 2007

两张照片

Beijing Traffic IC card refill receipt

第一张是北京公交IC卡的充值单,我惊讶的发现我的原卡余额居然是负的!(-0.40元)。之所以惊讶,其一我不知道这玩意还能透支(虽然确实有20的押金);其二我明明记得上次我是在余额4毛的时候坐的车,难道一站路他刷了我8毛钱?

Can you read this guidepost?

第二张是清华东路上的某指路牌。注意,这张照片不是因为拍摄角度之类的原因而显得拉伸,路牌上的文字就是这么拉伸。中文的那几个字还凑合,英文的那行“Unisplendour International Center”我就不信哪个老外能在车上看清。记得前段时间看过篇文章讲美国路标用的统一字体的选择就要考虑清晰程度等一系列的问题,不是随便抓个字体就用的,而中国的路标居然能压缩成这样。。。他把文字分两行写会死么?还是反正觉得这个路口整天堵车,大家有时间好好看清这个路标?

00:00:07 by fishy - 生活琐碎 - 永久链接

6 条评论 - 还没有引用通告 - 得分: 2 [+/-]

Wednesday, October 10, 2007

药店

昨天早上,在我还没有起床的时候,福娃在我的头上练习飞跃——对,就是柯受良的那种飞跃——从桌上跃过我的脑袋跳到我的床上。不过这次练习没有完全成功,他落地的时候后爪在我胳膊上抓了一下,抓出道口子。

昨天上午的时候那道口子跟衣服摩擦总让我很不爽,不过总没想起来是怎么弄的,到了中午吃饭才想起来是福娃飞跃弄的。。。

于是昨晚下班的时候就去小区药店买了瓶碘酒回去擦。买的时候那个药店只有一个人值班,而且那个人还号称他不熟里面的东西,有人来要什么药的时候,他总是找得手忙脚乱的,而且昨天那会儿人还特别多,让我想起以前在凤凰卫视看的西班牙肥皂剧“值班药房的故事”。

买了碘酒回家,发现上面得用针扎个洞,结果我拔针的时候不小心挤了一点出来到电脑上,于是只好擦完碘酒又下去买酒精。买酒精的时候发现那个哥们仍然在那儿手忙脚乱。

酒精真是个好东西,不光能擦干净碘酒,还能把我MacBook上堆积的各种脏东西全擦干净,于是我昨晚擦了半个小时,MacBook终于又变成白色了。

昨天还顺便买了蟑螂药,号称人畜安全,google了一下那个成分也说对哺乳动物基本无害,不过还是希望福娃乖乖吃猫粮不要去吃蟑螂药和死蟑螂。。。

12:24:23 by fishy - 生活琐碎 - 永久链接

2 条评论 - 还没有引用通告 - 得分: -6 [+/-]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RAmen